奇幻城国际下载地址 > 作家列表 > 席绢 > 抢来的新娘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抢来的新娘目录  下一页


抢来的新娘 page 6 作者:席绢

   
  也就是说,首领看上了那个有一双漂亮眼睛的男孩子了;更深一层的意思,就是说他有意将他收来当小 使唤。

  他的贴身副手之一--咄罗奇,立即走向那一批商旅。

  君绮罗低声对邵铁民道:「等会见我若被抓走,你别反抗,那男子只是想抓我去当他的佣人。」

  「小鬼!你很幸运!走吧!」咄罗奇抓住君绮罗的手,直拉她走向首领。以他巨人般的体格而言,他用的力道可以算是很轻很轻的了,但却仍让她痛得皱紧了双眉。

  这令邵铁民忍耐不住!

  「放开少爷!」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大小姐受苦受罪!堂堂君家大小姐那能受到这种侮辱?于是他奋臂挥舞着大刀朝咄罗奇的背后砍去--咄罗奇没有回身,只抽出刀抵向背脊,正好止住他直劈下来的刀口;再纵身一挑拨,不仅拨掉了邵铁民的刀,也挑断了他右手的手筋!咄罗奇再一转身,正要挥刀直剌他的心窝--君绮罗见状,立刻冲过去推开邵铁民,以身为盾想代他承受正向他心窝捅来的刀……

  幸好咄罗奇及时止住--「咄罗奇!」首领骑马过来,适时喊住了他;他便不赶尽杀绝,将君绮罗拉向首领。

  然后,首领半眯起那双冰似的蓝眼,将她沾了污泥却掩不住绝俗美貌的面孔尽收眼底。

  「哇!这孩子太漂亮了!」这时咄罗奇才看清这孩子脱俗的容貌。他们的首领是大辽闻名的俊朗伟岸男子,而这孩子只要养壮了身子,恐怕就会将首领给比了下去。这种南方典型的俊美在大辽是看不见的!

  蓝眼首领用鞭把托起她的下颚,想更加仔细的打量她的容颜。然而那粗糙的鞭把却将她的下颚划出了细微的伤口。

  君绮罗忍着疼,别开脸,可是那一双蓝眼却压迫得让人无所遁形。

  「水做的肌肤!」男子低沉轻语,眼中闪着了悟,嘴角则扯出一抹微笑;转瞬间,他已将她扯上马背。

  这个动作惊吓了所有人!连向来视他的举动为圣旨的咄罗奇也倒吸口气,想开口又不知该说什么……他深信他的主子没有断袖之癖;可是当他张大了嘴巴,却发不出声音之际,他不再那么肯定了。

  君绮罗使劲的挣扎!她不敢开口,怕自己的声音会证实这男人的猜测--他怀疑她是女人;她也知道他的想法。而他这么霸气的抄她上马,表示他还需要一点点的印证。在南方,在中原,她的身高、外形不怕被人怀疑,但站在这些粗旷、巨大的野蛮人之中,他们有理由怀疑她。不!她不能被识破!她也不愿接受这种羞辱!

  那男子的一只手箍住她挣扎的身子与双手,而另一只手就要探向她的襟口……

  「不要--」

  几乎是同时的,在她虚弱的发出哀求之时,原本倒在地上呈半昏厥状态的邵铁民,疯了似的爬起,以左手持刀,勉力地砍向蓝眼首领。一旁背对着他的咄罗奇没料到这男子还会有力气进行攻击,根本来不及阻止;但蓝眼首领并不担心,只是有些懊恼自己的轻敌,也有些敬佩这中原男子誓死护主的决心。他从没见过那一个中原人有如此的气魄!他几乎对他惺惺相惜起来了!

  蓝眼首领动也没动,倏地抱她腾空飞起,旋身一踢,便将邵铁民踢离他的视线,然后又安稳的坐回马背上,像是徙未曾动手一般。而倒在咄罗奇身旁的邵铁民在吐出一口血后再度昏厥,满脸都是铁灰的死亡颜色。咄罗奇立刻抽出刀顶着邵铁民的胸口,等待首领下达命令。

  他的手放过了她的衣服,以汉语问着:「他是你的男人?」

  他的意思很清楚--如果是,他就得死;但--不是呢?她盯着他那双罕见又凛冽异常的蓝眼,想知道两种答案的结局有何不同。但,即使不必死,他的下场又能好到那里去?现在最该担心的是她自己呀!

  「你只有两种下场。」他附在她耳边,说着无情又龌龊的答案:「当所有人的营妓或当我专用的娼妇……」

  「啪」的一声,她的掌印落在他的脸上,这就是她的回应。

  蓝眼男子的脸在瞬间冻成冰雕,但双眸却散发出危险的火苗,整个身子都泛着深沉的毅意。

  四周的人全倒抽了口冷气,并屏住呼吸--与其受凌辱,她宁愿选择死!而且她也不打算死在这个男人的脏手下。所以,在打了他一巴掌之后,她立即抽出他腰间的匕首,毫无迟疑的刺向心口--但更快的,当她感受到颈后传来疼痛时,人已陷入昏迷中,手上的匕首也掉落黄沙中……而她就这么顺势地倒在这个霸气男子的臂弯中,同时头巾也在风沙中滑落,一头乌黑青丝便散落成绝美的瀑布,在风中摆荡着。

  「我的天呀!她是个大美人!」咄罗奇呼出了大家一致的心声。

  「这么烈的性子……」首领端详君绮罗良久,才抬首看向咄罗奇与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另一位副手大贺机遥,交代道:「把那边未死的,以及这些活人全送到北方!」不等手下有所回应,他已策马奔向贺兰山,身后则跟着十二名手下。

  待马蹄扬起的黄沙落定后,十三骑早已失去踪影!

  第二章

  她已经昏迷大半夜了!

  四更天,接近拂晓时刻--耶律烈坐在虎皮交椅中,时而看着桌上的文件,时而深思的打量正昏睡在 着厚羊皮炕上的女俘虏。她身上盖着银狐皮毛制成的锦毯,毯子下的她不着寸缕;她相当单薄,且一身的肌肤嫩若婴儿,雪白得不可思议。

  所谓的机密文件是缝在她衣服的内衬中;而她身上的衣物此刻正破碎的散躺在桌子底下。其实,找不找得到文件对他而言并不重要,因为,即使东西送到了西夏国,对他们大辽国也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
  西夏国是出了名的「依强侵弱」。李元昊婉拒了大宋的招安,却对大辽摆出了归顺的嘴脸,并尽其所能的巴结。他们一方面贪图大宋送来的金银珠宝,一方面又对大辽密报大宋即将派出密使到西夏,企图坐收渔利!

  耶律烈淡淡的冷笑一声,拈来桌上的文件,放在烛火上烧成灰烬。这一次的掠夺行动,只是要让大宋与西夏明白,在这三不管地带潜伏着一批恐怖的杀手,而这一批杀手无恶不做,没有一个国家管束得了。当然,顺便掳获的金银财宝与布匹,可使他们度个好年;只是,他没料到会掳到一个女人,并且会令他对她产生占有的情绪。

  她是谁?与君成柳是什么关系?君家掌控大宋南方的经济动脉,只要弄垮了君家,就会使大宋手忙脚乱一阵子吧?那么,大宋恐怕再也没有多余的财力觊觎大辽了。哈!这一笔帐有得算了!

  他走到她身边--她雪白的颈子上以红线系着一块血玉,玉石上刻着二个篆字「绮罗」:这代表什么?她的名字吗?雪白的轻纱--真有人以布料为名?

  她是第一个打他的人,而且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南方女人!她给了他毕生最大的耻辱,依他暴烈的脾气,他早该下手杀了她。可是这女孩的性子更烈,宁愿自决也不容许他有下手的机会--当下,他便决定要她!

  不过,她可真是一个麻烦!

  「少主!」

  营帐外传来恭敬的叫唤声。

  「进来!」

  咄罗奇领着一个手捧衣服的老嬷嬷进来,桌上未动的食物表示炕上的美人不曾醒来过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