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幻城国际下载地址 > 作家列表 > 席绢 > 抢来的新娘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抢来的新娘目录  下一页


抢来的新娘 page 34 作者:席绢

   
  不会的!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!他不会的,他不会忍心抛下她与孩子死去的……

  「姊姊!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」君绛绢扶着她,连声低唤;为她的苍白、失魂感到不解。

  「游城的队伍呢?走了吗?」君绮罗凝神的听外头的声音,所有的声音一下子全远去了……

  「唉!大概出杭州城了吧!现在好多人都跑去榕川胡同看那间被烧掉的废墟呢!」

  君绮罗立刻下床,抓过屏风上头的斗蓬披在身上。

  她要去看看,要亲眼证实,耶律烈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!他怎敢丢下她与孩子独自下黄泉?

  「姊!你要去哪儿?」

  「绛绢,叫门房备马,我要去榕川胡同!」她大步的冲出小楼。

  君绛绢大惊失色的抓住她。

  「姊,你疯了不成?大白天的你要骑马?如今你是个孕妇,再也扮不成君非凡。门房那敢替你备马?而且你这么大的肚子骑马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?榕川胡同有甚么好看的?你向来不是好奇心重的人呀!你不可以去!」

  她不明白大姊为何会失常,不过她开始后悔自己冲动的举止。

  「放开我!我一定得去!绛绢,帮我一个忙,我非去不可!」君绮罗抱住隐隐作痛的肚子,流下了泪水,再也戴不住冷静的面具。她一定得去看一看……

  「姊,为甚么?」君绛绢心中开始有了奇怪的预感;究竟大姊与那两个辽人有甚么牵连?

  「帮我备马车,路上我会告诉你。」

  「姊……」

  「如果你不肯,就是用走的,我也一定会走去!」

  结果,君绛绢当然只有顺从的份。一方面是她太了解大姊固执的性子,另一方面她好奇死了姊姊与那两个辽人的关系。如果真如大姊所言,肚中孩子的爹已死了的话,那么天下间还有甚么人会引起姊姊如此激烈的反应?那两个辽人应是与她没任何关系才对。

  上了马车之后,君绮罗抹去泪水,命令自己不可以脆弱,他不会死的!如果他敢死掉,那么自己绝对不会为他流半滴眼泪。

  肚子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细微的疼痛,是因为担心,还是孩子迫不及待要出来呢?无论如何,她还是得去看一看。抬头看绛绢屏息以待的小脸,她深吸口气。

  「孩子的父亲没有死。」又道:「如果昨夜烧死的辽人不是他的话,那么,他应该还活着。」

  「呀!」君绛绢呆呆愣愣的低呼了声。宝宝的爹是辽人?是大宋的死敌?

  是北方的外患?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野蛮人?她不知该怎么表示才好了!可是心中又同时涌现了千万个问题……

  马车在沉默中行驶,直到君绛绢找回自己的声音时,外头马车夫已扬声叫着:「大小姐、三小姐,榕川胡同已到了,马车进不去,你们要下来看一看吗?」

  君绛绢吞下到唇边的话,扶大姊下马车,对马车夫道:「你去对街的客栈吃点东西,休息一会儿,我与大小姐要待好一阵子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马车夫走了之后,两姊妹才走进胡同内。在张家废墟那边,围了一群人,除了一堆灰烬,甚么也没有。

  君绮罗并没有走近,也还来不及走近,她背抵着一户人家的围墙,面白如纸,双手紧抓着小妹!

  天!她恐怕是要生了!

  「姊!你怎么了?」君绛绢也看了出来,当场没了主意。天哪!真的要生了吗?「我,我去叫车夫过来,我叫车夫去找产婆,我……」

  「绛绢…」她痛得跪在地上,咬破了下唇,熬过第一波的阵痛。

  「绮罗!」

  下一刻,她被一双铁臂抱入温暖雄壮的怀中。她看到那一双比宝石还美丽的蓝眼。哦!他没死!可是,他居然敢在大白天出来;她连忙伸手要捂住他那双招人注目的眼,不让人发现……

  耶律烈飞快的抱她闪入暗巷内的一间民宅内。

  「喂,喂,你们要把我姊姊带去那里?我要……」

  君绛绢刷白了脸,刚从蓝眼的震惊中回复,立即提着裙摆追了过去。

  「一同来吧!俏丫头!」

  咄罗奇也轻而易举的抱起她闪入宅内。※   ※   ※  「你来这里做甚么?你知道我不会死,为甚么还过来?天哪!你的肚子在动!」

  耶律烈低吼着,将她安放在床榻上后,首先怒吼出声。天!这个女人,哦!

  老天,她要生了!

  「咄罗奇!去找产婆!」

  「不可以!不要!我,回家生!你们不可以去找人……你们……」她紧抓住耶律烈。目光狠狠瞪着门口的咄罗奇;一边想要下床……

  「你给我躺好!」

  「你敢找产婆来,你就试试看!」

  耶律烈叹了口气,要生产的女人最大!

  「咄罗奇!你去烧开水,我来接生。你……」他指着门口那个发呆的小女人。

  「你也过来,把门关上。」

  「少主,你……可以吗?」咄罗奇小心的问着。

  耶律烈正脱下外袍盖在君绮罗身上,恶狠狠的去给他一个眼光。「我替母马接生过,滚出去!」

  门立刻飞快被关上。

  君绮罗又挨过另一波愈来愈紧凑的阵痛。她盯着他质问:「为甚么会有火烧废墟的事?」

  「生完孩子我再告诉你!你现在专心生孩子,其他都不要想。」他将一个软木凑到她唇边,要她咬住。

  「要让我闭嘴?还是要让我止住喊叫?」

  「都有。」他盯着她流血的下唇:这女人骄傲得不肯喊叫,只会伤害自己。

  君绛绢站在君绮罗的头顶上方,抓住她的双手,然后一双大眼好奇的盯着这个北方野蛮人。

  哗!也只有这么霸气又英俊的男人才匹配得上大姊了。而他那双蓝眸像会慑人魂魄似的,同时又充满威严,光看他一下,都会心生敬畏。可是大姊居然敢和他大吼大叫呢!他是个真正的男人,也一定爱极了大姊。

  耶律烈没有心思注意别的事物,他凝神皱眉的看着绮罗过大的肚子,只知道,她会生得很辛苦!而她愈来愈痛苦,苍白的面孔让他的心益形绞痛。

  他终究还是让她吃苦了。即使生育是女人神圣的天职,但,他发誓,不会再设她承受第二次。

  她一定会平安生产的,她知道,她有绝对的毅力生下健康的孩子。即使那代表着她得承受无止境的痛苦,她也一定会活下去;现在她全身要崩裂的极痛只是暂时的,她的孩子也正要努力的出来,她不允许自己被疼痛征服而晕死过去。亲娘的事件不会在她身上重演!她是君绮罗,一个骄傲又健康的女人,向来自认不让须眉。哦!这该死的痛……

  她偶尔睁开双眼,会见到她心爱的男人汗流得比她还多,而他的表情比她更痛苦,这是他最脆弱的时刻。

  突然间,她明白自己曾经绝然舍弃这一份幸福是多么的愚笨!如果她曾仔细看过他的眼,必会知道他用着深情在爱她,但她却放弃了,幸好,他来了!

  又回到她的生命中……

  悄悄放掉妹妹的手,她颤抖的抚着他的脸颊。

  「你!」他连忙抓住她的小手。

  拿掉口中的软木,她轻轻地道:「我爱你!耶律烈。」

  他双眼既惊愕、又感动、又不信,然后,他以凶恶的口气表达他的激动:  「女人,你再不专心的生孩子,不管我有多么爱你,等你生完后,我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好好打你一顿屁股!」他将软木又塞入她的口中。

  接下来,是更长久的分挽,时间在疼痛中流逝……像是无止无休……

  而,深情的眼波交缠,是他们在冗长的疼痛中互相扶持的泉源。※   ※   ※  隔天清晨,曙光乍现时,君绮罗在疼痛了八个时辰之后,两个漂亮又健康的男娃娃终于决定不再折磨他们的母亲,很有礼貌的出了母体,降落在他们父亲的手上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