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幻城国际下载地址 > 作家列表 > 席绢 > 抢来的新娘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抢来的新娘目录  下一页


抢来的新娘 page 2 作者:席绢

   
  而最近,绮罗又将女扮男装带领一批商旅通过丝路至西夏经商。

  君成柳忧心仲仲的坐在书房中,桌上一碗莲子汤已冷了。秋未之际,就有降雪的征兆,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快!他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。听说,三个月前有一批带着金银与丝绢的商旅在出了长城后就消失无纵;在贺兰山那一带也有人看到一些零散的衣服与尸体……传闻有一批杀人不眨眼的黄沙大盗在那一带占地为王。

  那一带本是三不管地带,胡汉杂处,又有大宋最忌讳的大敌--辽人。一直以来,各国交战归交战,并不会刻意屠杀平民。可是,战争不息的年代,难免会有一些流民聚集成企图不劳而获的盗匪,朝庭只怕不会轻易干涉。

  再想到昨天兵部尚书马大人的密谈会晤,君成柳的心就更沉重了。他当然希望大宋长治久安,不愿看到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生活又被战争破坏。可是,那毕竟是国家的事不是吗?他只是一介奉公守法,老实敦厚的商人呀!二、三十年来的宽厚待人、乐善好施并不是为了祈求老天赐给他儿子,也不是为了让人感激;而是除了祈愿天下承平之外,更希望他挂心的三个女儿那能有个幸福的归宿。

  如果以官方的名义护送商旅出嘉裕关,到底是好?或是不好?不错,在官方护送下,也讦盗匪不敢猖狂,但是,要是引来辽国的人呢?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契丹人是大宋子民的噩梦!当然,出了嘉裕关应是西夏的属地,可是,在贺兰山区,也有辽人存在呀!虽说大辽的势力范围大多在北方,辽宋之间的剑拔弩张之气氛使得二国均不敢掉以轻心。在马大人的分析下,辽国在大宋西北一带不可能布下什么强势的兵力,也因此,他保证绮罗这一趟会百分之百的安全。况且还有士兵的护卫!可是,为什么他老是觉得不安?他一向不是个杞人忧天的人,可是……

  「爹,您找我?」低沉清亮的声音由门口传来;与声音同时出现的,是一个翩翩美少年。他皮肤白皙,气质高贵,美得令女人惭愧不如;那一双英气的浓眉更强调出刚毅强硬的气势,为美丽太过的面孔添了一股刚阳。他这种俊俏白皙,江南到处可见,即使他太美丽了,仍不会让人怀疑他是否为女红妆。谁都知道君非凡是君家将来的继承人,也是人人争相巴结的大商人。他有着丰富的资历与过人的才能,让人不再在乎他卑微的出生。自他十八岁以后,慕名而有意攀结亲事的大有人在,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名门淑媛,说媒的人几乎要挤破君家大门。这等盛况,谁会想像到这个君非凡--一个如此俊美的男人竟是一个女人!

  君成柳既骄做又忧愁;五十岁的年纪虽不算风烛残年,但是他却早生华发--令他担心又骄做的,就是这个早过了适婚年龄的大女儿呀!

  「昨日马大人来找我。」

  「来话家常吗?他恐怕没有这种时间。」君绮罗坐在父亲身边,从佣人手中接过热荼,为父亲倒了一杯香茗。遣退所有人,在茶香袅袅中,隔着烟雾凝视父亲眼中的担忧。一如四年前她第一次坚持要带商旅走丝路,那回父亲急白了头发,但她仍坚持非去不可,最后还是平安归来,而且带回中原所没有的美丽地毯、丝绢、皮毛等,也带回了生平第一次亲手经商所赚来的大笔财富。

  「最近有一批来路不明的盗匪在贺兰山一带猖獗。所以,马大人希望这一次的西行,能以嫁女儿为屏障,将商旅扮成喜庆队伍避人耳目。一方面可避免引起辽人、盗匪注目,一方面也可确保你们的安全。」君成柳仔细叙述马大人的意思。

  与辽国长期对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可是大宋并没有多余的力量与辽人对决;尤其在杨将军仅余一子之后,大宋已无可信赖的将领可以带兵打仗,如今只好联合西夏攻打大辽。此计画尚在未定之天,自然不能明目张胆、太过喧哗而引起大辽的注意;马大人本想暗中派一些江湖高手捎信前去,可是又怕途中遭盗匪抢劫;而派出大宋士兵,又太过招摇,必定会惹人怀疑。最后,马大人与昭平王爷合议,决定宣布以嫁自己女儿云慧公主为幌子,以行暗中传递机密文件之实。当然这不是嫁真的公主,而是派一名武功不弱的江湖女子假扮成新娘子;至于护送的人马,则可名正言顺的遣派禁卫军,这样就不会招人侧目。再加上跟着一批商旅去经商,更不会有人怀疑了。

  基本上看来,这计画百无一失,可是原本单纯的丝路之行,却掺入了政治风险,怎么说都不划算;这下子,不仅要防盗匪,更要防辽人,一旦事迹败露,大宋铁不会承认这种事。更可怕的是,机密文件得藏在绮罗身上;因为马大人信任绮罗,而不信任其他人。

  「是这样吗?」绮罗微锁眉头,陷入沉思。个中的风险性她比谁都明了!但若能因此一举除去契丹这个心腹大患,岂不大快人心?可是,事情的发展会这么顺利吗?现期的大辽正是全盛时期,完全一反耶律德光的烧杀掳掠政风,不但有英明远略的萧太后;贤能治民、使得塞外的汉人自动归顺的耶律隆绪,以及一旁佐助辅国的大臣韩德让--这真的是一举歼灭他们的好时机吗?当年杨业将军与其七子扬名沙场时,还曾被辽军败得溃不成军,可见,辽国的实力实在不可?nbsp; 5牵懿荒苷庋恢毕氯パ剑⊙嘣剖莸母罹菀咽勾笏尉佑诎ご虻木置妫裟艹么伺ぷ耍砦笏巫用穸几镁⌒木×Α?br />
  她心意一定,立刻说:「需要我上汴京一趟吗?」

  「你就不能不去吗?」君成柳低吼。他开始后悔教她读书识宇!虽然当文盲会埋没她,可是至少她不必过这种出生入死的生活。只要绮罗不愿意,他马上可以回绝马大人的要求。

  「爹,我不会有事的!出去那么多次,哪一次我不是安全的归来?何况这次还有武功高强的禁卫军随行,只是送个信而已嘛!如果此事可成,咱们往后的日子会更安定。」既已决意要继承父亲的事业,什么磨练都得去亲尝。

  「绮罗!你回复女孩身吧!从今以后不要再有君非凡这个人!」他承担不起任何不幸的后果,于是他愈想愈心慌;是的!女儿是练过二年功夫,但那只是让她体力好一些,不似其他女子一般娇弱而已,真正遇到杀人不眨眼的盗匪,或是那些比魔鬼还可怕的辽军,照样只有待宰的份。

  君绮罗扬起一抹浅笑,极美丽,又极冷淡,冷淡中又存着不容错辨的坚决!她能在二十岁那年就得到各方商人的认同是有原因的--她有着他敦厚父亲所没有的刚毅冷静、遇事从容、果断且不留余地!

  「爹!除非君家有比我更出色的继承人出现,否则,绮罗一辈子当定了君非凡!」

  「绮罗!」

  「我需要上汴京吗?马大人应该还在咱们杭州吧?」将微温的荼端给父亲,她不再争论,表示事情已成定局。

  君成柳又叹了口气。他多么希望这个令他引以为傲的女儿是他的儿子?月牙色的圆领杉,月牙色的长袍,都是新研发出的缂丝所织成,穿在她身上更显得贵气、卓然、清新又出凡。她这一身穿着,为缂丝做了最佳的广告,难怪近来缂丝的市价已凌驾其他丝绸布品。但绮罗应该穿「绮罗」衣裳的!但她从不裁「绮罗」来制衣,因为「绮罗」太过柔美、女性化--如果,她穿女装,怕她那两个妹子的绝俗容姿都比不上她的十分之一!只可惜……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