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幻城国际下载地址 > 作家列表 > 席绢 > 抢来的新娘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抢来的新娘目录  下一页


抢来的新娘 page 12 作者:席绢

   
  「少主,这些自愿归降的伤兵栈将与贼婆要如何处置?」

  「那两个婊子呢?」他看向被他一鞭挥塌的红帐,却不见那两个女人的影子。

  「上路了。」咄罗奇在主子冲入帐幕后,立即将那两个女人打发走,否则待主子再出来时,她们一定会没命。那两个女人死不足惜,他担忧的是,事后少主会后悔杀了那两个女人,因为她们的罪过还不至于该死,各断一只手臂也足够了。当耶律烈回来时,就是看到那两个女人为了争相要戴那只玉环而在红帐外互抢不休;待他看清是什么东西后,便愤怒的将之抢了过来。两个女人的手臂因躲避不及当场被挥断,哀叫连连仍得颤抖的诉说君绮罗给她们玉环的经过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之后,耶律烈一鞭打垮了红帐,怒奔回营帐。咄罗奇还一直担心那个大宋美女会没命,幸好没有!他已吩咐老嬷嬷去照顾她了。

  「将男的送去采煤,女的取代那两个婊子当营妓!」那些被抓到山上的女人--有西夏人,有辽人,也有汉人,他已叫手下一一护送回去。而归降的这些贼婆虽也苦苦哀求说是被逼上山的,但却瞒不过他的眼。纵然她们都是大辽人,也不能善罢干休,因为光看她们的身手就知道她们也参与杀掠的勾当。

  被抢劫的可不只是大宋的商旅而已!更早以前,大辽的商人也常在这一带失踪。直到三个月前,耶律部族的一支游牧队伍从阴山赶向贺兰山准备过冬时,尽数遭灭,才完全震怒了耶律烈。两个月前告知可汗与太后后,他便带领一批人马来这边搜查,开始部署陷阱,也顺道为可汗处理一些事。

  这些处在边界三不管地带的人们,并不忠于任何一个国家,甚至还无法无天的对三个国家的商旅进行掠夺。专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,竟胆敢自称大辽人,才更该死!

  咄罗奇双手抱胸的看向那六、七个贼婆,她们一双双勾魂眼居然全看向少主,-反刚被掳来的可怜状;也许她们正打算勾引少主,妄想当压寨夫人呢!

  耶律烈不屑再多看一眼。

  「将她们的武功废了,眼睛不规矩的弄瞎;在明天清晨以前,拔营上路!」他跃上马背,往山下狂奔而去--他需要发泄一下他的怒气!

  咄罗奇示意十二骑不必跟上,然后交代道:「将这几个女人丢入红帐,先绑起来;男人则由十人先监送至北方。」

  「是!」

  咄罗奇叹口气走向首领的帐篷--这个大美人绝对有逼疯少主的本事。而少主--他太在乎她了,这可是隐忧哪!

  自他冲出帐篷后,直到现在,已过了晚膳,仍不见他回来。

  君绮罗坐在新铺好的羊毛毡上,失神的看着小桌上的火苗。耶律烈将帐内能砸的东西全砸光了,如今那堆烂东西虽被大罗机遥清理走了,也铺上地毯与一床羊毛毡,抬进一张小桌子,但整个帐内却一下子空旷得让人感到寒冷。

  她的勇气并不若想像中的强大。真的!她被他吓坏了!可是她知道,耶律烈在那样盛怒的情况下,算是没有真正伤害到她什么,至少与满地碎裂的物品比较起来,她算是幸运的了。尤其听说他断了那二个女人的手,相较她身上这一点抓痕,算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每一双责难的眼光都在无言的对她表示控诉。她不在乎的!她没有错!那些辽人当然见不得她这区区小女奴这么任性违抗他们的首领。在他们的想法里只有他才能恣意侮辱她,而她不能违抗他。可是,真的,错不在她!即使她死了也是自残而已,根本不关他的事。老嬷嬷说他的怒意是来自那包会致命的药,与她践踏他的好意。原来那包药会害死她!那不是很好吗?糊涂的死总比耍赖活着好。

  不久前,咄罗奇与两个手下抬一只大桶子进来,里头注满了热水,是要给她沐浴用的。然后他看到没有动用过的饭菜,劝她吃,她完全不相应,只好叹气的走了。走前意味深长道:「你是他的女人,应该顺着他。他这么善待你,你却总是激怒他,让大家都没好日子过。」

  他几时善待过她了?除了不停的掠夺她,无情的对她的身子、精神、自尊、骄做毫不保留的摧毁外,她不知道他善待她什么?难道她该以为这就是所谓的恩宠?

  甚至感谢他毁了她?

  不过,她开始怀疑起耶律烈的身分。刚刚,她才见到了真正的盗匪,狰狞、肮脏、满脸横肉、目光淫邪混浊,一看就知道是不入流的人种。不似耶律烈有着天生在大辽,当今是耶律部族当政,那么「耶律」这个姓应该是很尊贵的了,是不?

  就她粗略的了解,当大辽尚以「契丹」为名时,大大小小一共有二十多个部族,各部族各自为政,其中以八部最为强盛;为了团结军力,他们每三年竞选一次统军可汗,称为八部大人。各部族皆各有风光时期;闻名于北魏,壮大于大唐,在遥辇氏当政时一度被安禄山大败。而真正的强盛则起源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,趁其为八部大人时统一所有部落,建国号大辽,统一军政权,不再三年一选。从此大辽便是耶律部族的天下。

  而大辽的盛世,是从这一代开始。当政者耶律隆绪,也就是大辽的统和年间,因有英明的皇后--萧太后摄政,重用贤能的汉人韩德让为宰相辅国,并为天子的国师,才使得十二岁登基的耶律隆绪安稳成长到今日,并且成为贤能的君主,令大宋忌惮不已。

  而耶律烈,他这个「少主」又是什么身分?当一个土匪头的俘虏是一回事,若当一个大辽贵族的女人又不同了。在两个国家互视对方为死敌的情况下,她等于是叛国奴。如果他是贵族,那么就必须生养纯正血统的孩子;如果--如果她为他生下了孩子,那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命运?恐怕不仅不能见容于契丹,到了大宋更会是人人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吧?

  他是谁?会不会、有没有可能只是个平民?

  夜晚中的马蹄声分外清晰--他回来了?

  马蹄声停在帐外,不一会儿,他挥帐而入。她看着他,衣衫因为流汗而湿贴在肌肉上,眼中再无暴戾之气,但仍是森冷。

  「过来!」他坐在桌旁的椅子上。

  她赤着双足走到他面前,看到他双掌刺进不少细微的木屑,泛着血丝;他的衣衫也沾了不少尘士。

  很自然的,她跪坐在地毯上,细细的为他的双掌挑出木屑,并掬来一盆温水为他净手。

  当地没有散发威胁与危险的气息时,她总不由自主的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他的需要,默默的做着一些事后自己会深觉不齿的事。

  像是一种蛊惑吧!她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;某些时候,他可以算是柔和的--当他静静的凝视她,当地兴致来时梳理她的长发,当他伏案看书时……她会敏锐的察觉到他们之间有着一股无法言喻的亲昵,无法推拒而致放纵情绪沦陷。

  他一把拉她坐人他的怀中,她想要挣扎--「别动!」他用双臂圈住她,轻轻在她耳边说着:「就这样乖乖的!别动。」

  她没再动,脸蛋熨贴着他的心口,任他搂住。她问:「你是谁?」

  他没回答。反问:「你希望我是谁?」

  「你不是强盗,却做着强盗的勾当。你掳过几个女人?她们如今的下场又如何?」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